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管理登陆
 
  长图信息中心原创

新龙门客栈
作者:
       柔情似水楼外,落梧山前,早已搭起十余座木棚,中间围了一个相当宽绰的木台,应邀而来的各路英豪聚集在此,均翘首以待。看到两位楼主露面,场中静了下来,百十双眼睛一起朝着台上射来。
      笨猪和树上的老虎在台上向大家作揖。只听笨猪朗声道:“今日承蒙天下英雄赏脸降临,笨猪和老虎至感荣幸。当今武林,以红旗帮与蓝木帮势力最盛,此乃不争之实。只是这两帮明争暗斗,愈演愈烈,搞得整个武林硝烟弥漫,无一日太平,视天下英雄如同无物。笨猪和老虎心中早已不满,只因柔情似水楼势单力薄,不能为大家出头。笨猪和老虎愿借此英雄大会,会天下英雄,与有志者结成同盟,与红旗蓝木两帮抗衡。不知众位英雄意下如何?”
      红旗帮与蓝木帮称雄江湖多年,亦争斗了多年,干戈之间,常常祸及他人。江湖中人虽多有不满,但却敢怒不敢言。近年来柔情似水楼在江湖中渐渐崛起,如今两位楼主竟又召开英雄大会商议结盟,众人均感欣喜,纷纷跃跃欲试。即有犹豫谨慎之人,也被柔情似水楼新任外交使者慕容小星的一派动听说辞说动了心。
      笨猪话音刚落,一个粗鲁的声音嚷了起来,“说得真他娘的对,老子早就看这些龟儿子不顺眼了,这回总算可以好好出一出老子心里这口鸟气!”
      众人心中暗笑,不用说,这必是南海一霸盛润了。
      又见东北角站起一女子,高声道,“如此甚好,梅冬冬愿率江南梅花拳门下弟子,与贵楼结盟。”
      笨猪见这女子年轻貌美,英姿飒爽,豪气过人,心中叹道:江南梅冬冬,果然名不虚传,确为女中豪杰。再看梅冬冬身边,尽是一些貌若天仙的MM,笨猪更是喜形于色。乐呵呵的接道,“好,好,梅掌门此言让笨猪心下甚感安慰。”这时笨猪忽然感到后腰一痛,心中一凛,暗叫不好,莫非有人在用暗器偷袭。正想出声,眼角瞥到了身边树上的老虎。但见树上的老虎盯着自己,眼中满是讥诮之色,心下恍然,不禁有些脸热。
      这时人群中又站起一人,看上去仙风道骨,似为方外之人。笨猪知道这就是无尘道长。但是他心中暗疑,这无尘不是红旗帮帮主荷音的好友吗,怎么也到此商议起对付红旗蓝木的事情来呢?
      只听无尘说道,“贫道无尘,”他指了指身边那位慈眉善目的道姑,接着道,“这位是贫道的师妹有尘师太。楼主若不嫌弃,我二人愿凑个数。”
      笨猪忙道,“岂敢,岂敢。无尘道长乃世外高人,肯与贵师妹赏驾来此,我等深感荣宠。
只是......”笨猪话锋一转,道“听说道长与红旗帮帮主荷音交情不浅,如何......?”
     笨猪拖长了语调,但就此打住,并不继续。
     无尘道,“不错,昔日无尘确于荷音有过交往,也算是好友吧*可气的是这荷音竟为了一个小毛孩子,与我作对。更可气的是她那几个妖精妹妹,竟然夺去我的碧水寒心剑,屡般羞辱于我。此仇不报,无尘难消心头之恨。此次邀师妹出山,就是为了对付这几个小丫
头。只要我和师妹的烈火夺魄刀,刀剑合壁,嘿嘿,别说那几个丫头,就是他们的师傅恐怕也......”无尘说到这里,干笑了两声,声音阴冷,众人禁不住打了个寒战。

       笨猪既喜又惊。这道士武功本来不弱,看他如此胸有成竹,看来那个什么刀剑合壁确实威力惊人。有这样的高手相助自是好事,只是这道士好象......不能不防着一点。
      等到无尘微笑着坐下,众人心中均暗舒了一口气。场中竟出现了一会儿静默。
      笨猪见状正想开口,这时属下一名弟子从场外飞步走到慕容小星身边,耳语了几句。慕容小星脸色微变,上前两步,在笨猪和老虎的耳边低声说道,“红莲教四神来访。”笨猪吓了一跳,上一次在万荷庵他们见识过小超的摄人琴声,知道那个古怪的红莲教高手如云,可是毕竟双方没有过正面冲突,何以他们会在此刻找上门来呢?自己一直留心红旗蓝木帮以及天籁姐妹的动静,不料却忽略了红莲教这边。笨猪心乱之际,仍不失冷静的与老虎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吩咐慕容小星:“迎客。”
       场中群雄见台上之状,也小声议论起来,均不知发生了何事。笨猪示意大家安静,说道:“有几位红莲教的朋友来访,让我们好好迎接。”场中之人除了南海一霸盛润之外,大都未曾参与过万荷庵一役,对红莲教并无印象,所以没怎么慌张。只有土豪盛润脸色有些苍白,刚才那般大呼小叫,此刻却不出一句言语了。
      这会儿慕容小星已经从场外迎进来几个人,笨猪一眼认出那个孩童模样的正是红莲教的药神山鬼童,他身边的当然就是所谓的财神士大夫,剑神小超,气神凯欧。嘿,四神都来齐了。群雄以为来的会是什么样的人物,没料到却是这样几个怪模怪样的角色,要么个子奇小形同孩童,要么身体奇瘦好似痨病鬼。众人不禁哑然失笑。
      笨猪和老虎不失礼貌上前迎接,“不知红莲教贵宾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恕罪则个。”药神山鬼童大大咧咧的一扬手,“免了。听说这里在开什么英雄大会,我等奉教主之命,前来祝贺,顺便收编柔情似水楼,不知两位楼主意下如何?”
      山鬼童此言一出,全场哗然。谁也没想到这个孩童模样的怪人竟会如此狂妄。笨猪面色通红,树上的老虎俏脸发青:红莲教也太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了。可他们怎么也得看看这里的群雄吧。
      笨猪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红莲教,红莲教,你们也太狂了吧,你以为就凭你们几个,就可以与这里的群雄对抗吗?”
      山鬼童嘿嘿一笑,点了点头。

      场上空气登时紧张起来。忽听一人叫道:“大胆狂徒,让本道长来教训教训你!”
      话音刚落,一个身影从人群之中跃出,落在山鬼童的身前,正是无尘道长。他右手微晃,一柄碧绿的宝剑已划出一圈绿色剑气,绵绵不绝,将山鬼童围在中间。山鬼童微惊,无尘的剑来得太快,他不及闪避就被剑气所困,剑身发出的森森阴气仿佛阴魂,正一点点渗进自己的肌肤。
      山鬼童叫道,“好剑。”手中已多了一根稻草,也是绿色的,却比无尘的剑柔软得多。这根稻草好象有着生命,蛇一样游动起来,霎那间已贴到了无尘的剑上。
      “嘿嘿,看看我的天降草鞭如何?”山鬼童见自己的鞭子已缠到了剑上,不禁有些得意,侵蚀内劲源源而出,心中暗道,即使吃不掉你这柄剑,你的剑圈也没戏了吧。谁知刚刚怪笑了两声,忽然发现手中的稻草短了一截,无尘的剑圈反而收得愈紧了,眼看就要逼到自己的面门,不由得大惊失色。
      就在这时,只见山鬼童身边闪出一人,一柄白色长剑,径直刺进了无尘的剑圈中心。好似蜻蜓点水,危险至极而又美妙无比。无尘的太极剑圈竟一点即破,绿色光芒登时消散。山鬼童忙闪身到那人背后,一颗心兀自狂跳不已。
      无尘的碧剑和那人的白剑停在半空中,谁也不曾落下。笨猪看得惊心动魄,细看此人,正是那红莲教四神之剑神小超。

    “哈哈,好剑法!想必这位就是贵教的剑神了吧。”笨猪赞道。小超咳嗽了两声,收剑入鞘,向笨猪微微颔首。
    “嘿嘿,好剑!”山鬼童怪笑两声,“好一个牛鼻子,要不是你手中这把剑厉害,又怎能破得了我的天降草鞭?”
      无尘道长退后一步,叹道,“想我这把凝碧剑竟然为一柄凡物所制,惭愧。”说完盯着小超,说道,“我们还没完,改日无尘一定再行讨教。”
      山鬼童凑到小超耳边低语两句,小超点点头。笨猪和老虎不由一惊,猛地想起万荷庵一役中小超的琴声。笨猪叫道:“快制住小超,不要让他弹琴。”说着已飞身上前。笨猪的老师是残江老人,但武功另有来源。只见笨猪从怀中掏出一对龙凤双环,以雷霆万钧之势,朝小超攻去。老虎应声跃上,双手微晃,幻出重重虚影,罩向小超,这正是逍遥派的绝学──天山折梅手。
      小超正欲卸琴,两人已攻到身前。小超双腿不动,身形已然后退两步,白剑锵然出鞘,眨眼间挽出几十朵剑花,封住了笨猪和老虎二人的功势。
      一边的山鬼童并不慌张,而是笑嘻嘻的瞅着斗在一起的三人,一只眼瞟着站在一旁未曾退回坐席的无尘。他在打无尘手中那柄剑的主意。
      无尘道长手中这把剑确是神品。原来无尘丢了那柄玄凤剑,找天籁姐妹报仇又屡被戏弄之后,一气之下厚着脸皮去找他的师妹有尘师太。有尘师太是他师傅的女儿,两人年轻之时有过一段恋情。后来无尘因练阴性内功性情大变,不再理会男女情爱,决然出家,道号无尘,惹得师妹伤心欲绝,亦断了尘缘。师妹道号有尘,想来是对旧情并不能真正忘怀。有尘师太身边有两柄宝刃,一柄唤作凝碧剑,一柄唤作火焰长刀,都是其父临终所传。此次无尘道长重返师妹身旁,费了不少心血,总算说动了师妹出山,还得到了这一柄毫不逊于玄凤剑的凝碧剑。
      这时笨猪、老虎和小超已斗了数十回合。老虎的天山折梅手虽然奥妙,可对付天下各般兵器,但对小超手中这柄普普通通的白剑却是无可奈何。笨猪的龙风双环威力虽巨,可怎么也碰不到小超的兵刃。剑神小超的剑术果然神妙,以一敌二,竟丝毫不落下风。一时之间三人相持不下。
       群雄并不清楚笨猪和老虎何以突然夹击小超,不知道该不该出手相助。红莲教四人虽然口气狂妄,象是有意挑衅,但一拥而上终究有失体统。所以双方成僵持之势,全部心思集中在场中相斗的三人身上。

      笨猪和老虎见屡攻不下,山鬼童等人又一派胸有成竹的模样,不知红莲教还有什么诡计,心中甚急。小超心气沉稳,一柄白剑已幻成一张大网,将两人笼在其中。两人渐觉手脚滞重,而小超的剑芒却愈来愈盛。笨猪和老虎见情形不妙,想叫救兵,忽然发现一股强大的气流压了过来,竟然无法张口说话,不由心中骇然。
      情急之下,笨猪一边使出一招“开天辟地”,龙凤双环高举,向小超的剑网砸去,一边侧目而视,见小超身后五尺开外站着一人,正是红莲教四神之气神凯欧。
      就在笨猪分神之际,他的招式已露出一个很大的空当。老虎心知不妙,侧身相救已然不及。小超白剑游鱼般长驱直入,刺中了笨猪的手腕。笨猪左手的凤环应声落地。
      小超一着得手并不追击,而是一跃数丈,从背后卸下古松琴,席地而坐。
      笨猪手腕疼痛难当,鲜血直滴。眼前小超的人与剑均已消失,只剩下老虎关切的目光。就在这时,他感到面前那股强大气流忽然一松,不禁脱口喊了出来:“各位小心小超的琴声。”笨猪的话音未落,琴声已经响起。

      小超的琴声听来竟是如此委婉哀伤,众人觉得头顶的阳光都暗了下来,心头一紧。正欲理会笨猪所言何意之时,突然发现自身的内力如流水一般消逝,不由大骇,方知笨猪所言非虚。“臭小子,竟敢暗算大爷!”“不好,大家赶快运功抵御琴声。”众人惊呼之下,纷纷坐倒,运功抵御。红莲教诸人山鬼童,士大夫,凯欧也已坐下运功。场上一阵喧闹之后随即陷入寂静,惟有小超的琴声在空气里回荡,哀婉之极,催人泪下。
      笨猪左手被废,被老虎扶着一同坐倒,环顾四周,见群雄已陷入了琴声的包围之中,不禁黯然。“罢了,罢了,虎妹,你运功吧,不要管我了。”老虎知道笨猪需以清醒状态观察局势变化,只得垂泪点头。
      笨猪对琴声不加抵抗,内力流逝飞快,一会就已瘫软在地。他发现小超的琴声威力要比上次在万荷庵的时候厉害了许多。而药神、财神、气神尚未真正出手,心知以柔情似水楼之力,委实难与红莲教这四神抗衡。只是......笨猪朝场中的群雄望去,不由得心中一惊。场中各人凝神运功,抵御琴声的侵袭。但小超的琴声实在太过厉害,武功强者如树上的老虎、梅冬冬、无尘道长、有尘师太、慕容世家的公子怪手散人等人尚可勉力控制内力的流逝,稍差一些的盏茶之间已浑身绵软,内力尽失。即使能抵御的,也被琴声搞得心意烦乱,时间一久渐渐难以支持。眼看这如许的高手竟要折在小超的琴声之下。
      笨猪看到场中东南角竟有一人微笑而立。笨猪竟全然不知那人是何时来的。忽然他感到心在怦怦乱跳。虽然不知那人是敌是友,但笨猪却有种奇怪的感觉,那人会扭转乾坤。果然就在笨猪意动之间,场中响起一声清越的啸声,如潮水一般涌至。只听“当当当”几声弦响,小超的琴弦竟一根根应声而断。哀惋而摄人的琴声顿时停歇。可啸声仍然未止,转为柔缓,象清澈的流水缓缓流过众人的身体。笨猪发觉自己的内力竟然随着流水的流动,正逐渐恢复。他抬眼望去,发啸声者,正是刚才那微笑之人。

      啸声持续了一盏茶左右,终于停歇。小超、山鬼童等人一跃而起,惊诧的望着四周。场中群雄也已纷纷起身,都愤怒的盯着四人。无尘脸色铁青,一言不语,右手按住剑柄,仿佛会随时出手。树上的老虎扶着笨猪站了起来,用爱怜的目光看着笨猪。
     只听小超尖叫道:“谁?是谁毁了我的琴?”
     众人觉得眼前一花,场中已多了一个人。一个面带微笑的俊逸青年。有人认得这正是日前自称是诗帮中人,前来参加英雄大会的剑枫。其实大家从未听说过江湖中有诗帮这一门派,但看剑枫既飘逸脱俗,又随和可亲,也就客客气气说久仰久仰。但谁也未曾想到,剑枫竟是这样一个绝顶高手。
      剑枫微笑着向众人拱手一揖,转身说道:“小超,你的姐姐云仙子,她还好吗?”
     “是你毁了我的琴?”小超恍若未闻,盯着剑枫。“是你吗?”
      剑枫点点头。
    “好,那么你拔剑吧!”小超愤怒的叫道。
    “你想和我动手?”剑枫摇了摇头。“我已经有七年没动过这把剑了。”
    “那我要逼得你拔剑。”小超说罢,白剑已出手。小超知道遇到了真正的高手,所以一出手,就使出了他的绝学“落花十三式”。只见他白剑光芒暴涨,一招“梦里飞花”幻出无数剑花。只见剑花漫天飞舞,竟似有淡淡的香气浮动,欲将剑枫围绕其中。
     “好一招‘梦里飞花’。”剑枫微微一笑,既不拔剑,也不闪避。小超的剑花落到剑枫身边,就好象雪花遇到阳光,轻轻的消融了。
       小超惊骇不已,“你怎么知道我的剑招名称?为什么它伤不了你?”
       剑枫微微叹了一口气,低声道:“你怎么知道,这一招‘梦里飞花’还是我当初教给云仙子姐姐的呢。”
      小超并未听清剑枫的自语,他只是觉得这一切过于离奇,不可思议。他提着一把剑楞在那里不知该不该继续出手。

      旁边的山鬼童、士大夫等人看出小超决非剑枫的对手,但又不甘心就此功亏一篑,铩羽而归。山鬼童向士大夫、凯欧作了个手势,于是他们一起上前。山鬼童向剑枫拱了拱手,道:“这位兄台,我等四人乃是教主云仙子之命前来的,既然您与教主相识,请不要过问这里的事情好吗?”
       剑枫摇了摇头。“云仙子,她不该这样霸道的。你们走吧,让她来见我。”
       山鬼童脸色微变,气神凯欧一声怒吼,“你们跟他罗嗦什么,打就是了!”双掌忽的一声向剑枫击去。气神的内力非同小可,这双掌挥出的气流带得站在一丈之外的笨猪老虎都几乎站立不稳。可是站在气流中心的剑枫居然纹丝不动。
       众人正在惊诧,忽然看到气神凯欧身体好象被什么东西一撞,象断了线的风筝似的飞了出去,飞了足足有五丈远,才慢悠悠的落到地上,显然并未受伤。众人不禁失笑。
       山鬼童见此情景,知道剑枫的武功绝不在教主之下,今日怎么也难以讨得了好。
      他故意长叹一声,“兄台果然高明,也罢,我们只有回去向教主谢罪了,请问兄台高姓大名?”
     “我叫剑枫。你们替我向她问好吧。”
     “好的,我们后会有期。”说罢,山鬼童拉了拉小超的袖子,“别发愣了,走吧”。
       小超又看了剑枫两眼,点点头,说道:“终有一日我要领教你的剑术。”剑枫微笑道:“会有机会的。”
      四人转身欲去。
      笨猪和老虎等人想要阻拦,看到剑枫摆了摆手。众人看到四条人影转瞬之间消失在夕阳里,这才发现,夜晚就要来临了。


来源:网易
阅读:4687
日期:2003-11-17

推荐 】 【 打印 】 【 字体: 】 
上一篇:像小姐一样纯情
下一篇:时间的玫瑰
  >>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0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帮助信息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长安图书馆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