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管理登陆
 
  长图信息中心原创

靖龙的安史群雄
作者:林林

     天下大势,经常争斗。战国之争,后有楚汉相争,又有三国分争,八王之乱,继后又有南北分裂。自唐高祖李渊兴兵反隋至今已有百余年。虽有贞观及开元之治,但及后因唐玄宗──李隆基宠幸杨贵妃,因而荒废朝政,加上信任宦官高力士和宰相李林甫,使朝政日乱。李死后,杨贵妃之堂兄杨国忠继任,更为排斥异己,把持朝政。天宝初年,眼看太平盛世,实已危机四伏。

     在当时的长安附近──马嵬驿。有一条小村落,有一晚突然有道强光射入村落的其中一家,此户人家复姓太史。据说是三国时期太史慈后人。相隔一年后,生有一子,单名涅,字矢义。

     在涅七岁时,有一武师路经此地,恰巧见涅和他的朋友受伤(详见第三回)救了他们后,见涅是我辈中人及骨格奇特,于是便请求涅之父母准许带他寻高人指点武功,初时涅之父母并不准许。

     那武师名叫赵麟,身高七尺,四十多岁,其貌不扬。久而久之,涅之父母也认识了麟的为人,于是准许涅跟麟去访明师,一去两年,有一日路经蜀地,得知蜀地有一高人。此人名叫诸葛传,昔年三国时诸葛家之后人。身高八尺,髯长二尺,面如冠玉,白发、白眉、白须,披头散发。此人原是一名道士,但又不认同老子的思想,便在外自设一家──玄家,取儒家及道家之长,可是生性孤辟,不愿居住在烟火之都,便久居山中,武功自成一格。但因久在此山 ─ 峨嵋山,而他又只在山上起了间细小的草屋及开辟了一山洞,毫不显眼,所以均没多少人知有玄家。涅和麟皆误打误撞而迷路在此山中,幸得传相救,因见涅是可造之才,便想收?为徒,而涅也欣然答应。麟也不便在此,便先作告辞。

     在访高人两年间,涅已有基本武功根基,但传认为会阻碍本家武功,便叫涅废了。但涅想两年所花的光阴岂不是白费?传见涅的表情己知他想甚么,便对他说:「我武功因与俗世不同,是不必基本功。」涅无计可施,只好废了。

     因涅天资聪敏,用了两年修练传的内功「日月神功」,略有小成,内力也不差,但火候未足。日月神功是取其名,意指不论在仕何时间,也能自行修练。而更因久在山中,已认识了山中大部份的道路,在不知不觉间已修练了玄家的轻功「滕云驾雾」。

     普通人当然不行,只因涅已修了日月神功,所以他很容易便学会轻功。传又是取其名而得,因为峨嵋山到处均是悬崖峭壁,在这种地方行走,真的有如滕云驾雾。此时涅已接近十二岁,传便想教涅使用本门较高深的武功「白羽飞轫」。

     诸葛传的白羽飞轫是据当年诸葛亮手上的白羽扇而创,也是取其名。所用的当然不是一般的白羽扇,所用的是诸葛传用纯钢及精钢亲自打炼而成的,纯钢作扇的羽毛,精钢作扇柄。这种武功是主要用内力将纯钢的羽毛变成利刃,羽毛更可飞出攻击敌人,收放自如。在某一日,传叫涅明天去草屋找他。当第二天的早上,涅去到草屋想找传时,发觉草屋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一封信放在桌上,涅当然急不及代去看看信上写甚么。信中内容如下:

     涅儿,为师突有要事需速办,今后应再难相见,能相见便是缘,我已将「白羽飞轫」之要诀刻在山洞中,及将为师毕生武功记录在一本书册当中,也是在山洞中,尽快赶到山洞取书册及白羽扇,切记要在今日晚上前完成及毁灭此信,最后是将草屋及山洞摧毁,不能留任何痕迹。然后是返回故乡,那儿有人会教你怎样做。

     传字

     涅虽然不明传之意思,但只好照办。第二天,涅已收拾行装,正准备离去,突然听到远处有人声,而涅心中的疑团已慢慢解开。

      话又说回来,在涅的故乡 ─ 马嵬驿的村落,有一小女孩,名叫陆晓清(字绮枫),是当年三国陆逊的后人。晓青与涅是青梅竹马,更早已倾心于涅,她见涅去了访寻名师,虽想和他一起去,但碍于父母担心自己年纪太少的关系,故不能同去。

     一等两年多,恰巧带涅寻访高人的麟因要向涅之父母交代一齐而路经此地。当麟走的时候,晓清悄悄跟上去,并向麟打听一些关于涅的事。问明一切后,她想了一会儿后,突然双脚跪地说:「麟大哥,小女有一事请求。」

     麟惊讶地说:「有何请求?不妨直说。」

     晓清将自己倾心于涅的事尽数说给麟知,最后她说:「望麟大哥能带小女子前往涅大哥练武之处。」

      麟犹豫地说:「我自己都是由诸葛传先生送出来的,不知怎样回去。」

      晓清很失望,回头便走,麟也明白她的心情,便不加追赶,继续上路。

      晓清经过平时常来游玩的小树林,心情沉重,突然听到树后有声音,便说:「谁?」

      突然有一人影站在晓清背后,更阴声怪气地说:「嘿嘿!想不想找你的涅哥哥?」

     晓清很惊奇,她想:「为甚么连麟大哥的老江湖也不知道有人在偷听?」但又想:「他这样问,准能带我见涅大哥。」便答:「当然想!你能帮我吗?」

     那神秘人说:「嘿嘿!诸葛传算甚么?老子厉害过他十倍有多。」说完便哈哈大笑。

     这人身高十尺,手执阴阳魔杖,满脸伤痕,头发左黑右白,连肤色也是左深右浅,令人看上去无不惊叹。

     晓清想了一会便说:「好吧!等我先回家告诉爹娘。」

   「不必了。」神秘人说。突然晓清感到双手被一只大手拿住,想挣扎,但像被手撩般锁着,动弹不得,然后更觉像飞了上天。往下一望,只见已离地数丈。

     晓清十分惊慌,便大叫:「救命呀!救命呀!」「小丫头,不想死的话,便给我闭嘴!」神秘人严厉地说。晓清那会理他,继续大叫。

   「嘿哩!」神秘人阴笑地说。于是便随手撕了自已衣服的一小块,塞进了晓清的嘴巴。此布的味道相信晓清一生一世也不能忘记,终于她抵受不了那臭味加上惊慌过度,终于晕倒了。

     过了不知多久,晓清感到有水滴在她脸上,睁开眼一看,原来是在一间破庙内。她坐起身,向前一望,见到一张满脸伤痕的脸,险些又晕多一次。

    神秘人见晓清醒了,便向她说:「嘿嘿!醒了吗?吃些东西吧。」晓清望向那神秘人所指的方向,见到了一些干粮及水。她二话不说便走过去拿来吃,吃饱了便问神秘人:「你是甚么人,捉我来干甚么?」

   「嘿嘿!我就是人称阴阳怪客 ─ 轩翅翎,你不是说想见你那涅哥哥吗?」

   「是又怎样?」晓清回答。

   「嘿!是的话便带你去找他,不是便……」轩翅翎阴声怪气地说。其实翅翎是见晓清也是练武的料子,想收她为徒,然后教她武功,之后与传之徒涅比武,好证明他的本领比传强。阴阳怪客这称号除了是形容他的发肤之外,他的性格亦正亦邪亦是原因。

     最后,轩翅翎也达到他的目的,一边在路上教晓清武功,一边带她找传。

     翅翎的武功分别是阴阳杖法及阴阎掌。晓清在路上不断修练武功,她的天资可能比涅还高,所以只是用了两年,便已能将阴阳杖法耍得出神入化。

     当他们到了蜀地时,晓清已十二岁。而翅翎也很快到了传之地方 ─ 峨嵋山。翅翎用了接近一个月的时间,才找到传在峨嵋山的住处,他不得不佩服传的实力。

     找到传的住处后,翅翎便计划明天和晓清一起上山找传及涅。可惜可惜,传始终是棋高一着。原来当?翎到达峨嵋山之后,一切的行动已在传的掌握中。当传知道翅翎已找到他的山洞时,便留信给涅要他尽快离去,而当涅准备离去的时候(详见第一回)所听见的人声便是翅翎及晓清,但涅并不知道。

     当涅下山回乡时,对很多事均有好奇心,所以他找到一个草丛隐藏起来,看看是有人找师父寻仇或是其它原因。

     当翎二人上到山时,涅看到其中一人很面熟,但一时也想不起是谁,当然这人便是晓清。另一人则连多看一眼也不愿,当时在涅的心里只想为甚么一个这样美丽的小姑娘会跟这样丑陋的人一起。

     涅在旁静静地看,因他觉得此人之武功和师父相差不远,稍一不慎,性命则危。而翅翎因只顾找传之下落而没有留意身后的草丛。寻了一会儿后,翅翎发觉有第三人的呼吸声,便开始留意四周,而涅起初还不在意。突感双手给人拿着……

     在马嵬驿附近的村落,即涅之故乡,有几位是与涅由细玩到大的朋友,分别是曹仰,字鲛明,是昔年三国群雄曹操之后人;孙璇志,字懿悟,是三国时吴之君主孙权之后;这两个可算是与涅曾经出生入死的兄弟。

      不久之前,他们到了附近的小树林(即绮枫被捉的地方)游玩,突然听到一阵怪声,仰说:「矢义,你知不知是甚么声音?」涅假装镇定地回答:「没甚么好惊,只是一些风吹到草的声音。」

     璇志观察四周后说:「好象是有甚么东西在移动,矢义你去看看有没有甚么东西。」涅想了想一会说:「好吧!」

     之后涅在附近找了一根树枝,慢慢靠近草堆中,突然一条大红蛇向涅扑过去,涅大声惊叫,想用树枝自卫,但大红蛇又怎会惧怕树枝呢?很快大红蛇就将涅紧紧缠住,一旁的仰和璇志非常恐惧,但又怎能舍弃涅呢?

     仰疑惑地说:「我听过长辈们说,我们村里以前有一种大蛇,全身赤红之外,比一般的蛇也较为聪明,还有剧毒,叫做血红巨蛇。」璇悟慌慌张张地说:「不会吧,是以前的事,现在不会再有啦。」

     可惜,事实往往不能如意,在他们面前的而且确是剧毒无比的大蛇 ─ 血红巨蛇。也不知是不是他们幸运,他们所遇的只是幼蛇,正常一条成年的血红巨蛇多有二三十尺,现在这一条只有接近十尺,但对一群只有七八岁的小孩们来说,也是很困难逃走,更何况保命。但正正这群小孩并不是一般的小孩,他们所拥有的是团结精神。

     于是仰和璇悟便立即拾起附近的石头和树枝等物向巨蛇展开攻势,毕竟只是一条幼蛇,力量不太大,但最厉害的武器是它的毒牙。松开了涅之后,只见涅已晕了过去。

     此时巨蛇改为向仰和璇悟攻击,当然巨蛇也不能太靠近他们,因为他们手中还有石头等物。但石头也会有用尽之时,巨蛇也想当聪明,不断引他们投石,直至他们投完后,便进行突击。

     正当他们慌张时,巨蛇也来到他们的面前,巨蛇扑上仰身上,便用毒齿咬向璇悟之右手手臂,恰巧晕了的涅醒来,见到了朋友有难,也不理会自己是刚刚醒来,?手拿起一块石头,便向蛇头击下去。

     虽然毒蛇已死,可惜还是慢了一步,因为巨蛇已咬了璇悟。仰知道让蛇毒继续扩散会很麻烦,便想阻止毒性蔓延,但一群只有七八岁的小孩又怎会懂得如何帮他呢?

     幸好此时有一名武师(第一回的赵麟)经过,看见此情况,便立即上前用口帮璇悟吸毒,然后再拿一些山草药含在口中。

     但这条是血红巨蛇,虽只是幼蛇,但也剧毒无比,于是此武师叫了涅及仰到别处,然后对他们说:「你的朋友中毒已深,唯今之计只有将右手切除。」

     涅失望地说:「难道真的没有其它办法?」只见那武师在摇头。涅和仰非常失望,突然那武师对他们说:「此蛇的皮肤极厚,如果你们能在十二时辰之内借到火龙枪,将蛇腹剖开,取其蛇胆即可。但此枪的主人性格极其古怪。」

     涅和仰听到武师这样说,即是还有希望,便问道:「那人在何处?」

     武师便答道:「如那人没出门的话,应该在潼关附近。可惜我不能同去,因为我要帮你的朋友阻延毒性扩散。」

     涅与仰听完后,便问:「可不可以带他同去?」武师摇了摇头说:「如果再移动他,只会加速毒性扩散。」

     于是涅和仰便立即回村告之父母,但奈何父母当然不会比两个只有七八岁的小孩去潼关,但又不能不理璇悟,只好让大人去找,但可惜他们不能够在限时之内找到火龙枪的主人 ─ 赤炎龙。最后只能将璇悟的右手斩去,以免其毒性入侵体内。

     到火龙枪借回来时,璇悟的右手已被斩去。武师便将血红巨蛇剖开,取其蛇胆、去其蛇皮及取其蛇肉。此蛇胆珍贵无比,吃了能百毒不侵,分给了涅;蛇皮制成血蛇宝甲,给了仰作贴身护甲;血红巨蛇之蛇肉吃了能增强体魄,璇悟因断了右臂,所以最适合吃。

      此后几天,因有血红巨蛇的蛇肉帮助,休养了两三天,璇悟也康复了很多。而赤炎龙也来了要回火龙枪,但见了璇悟的右手断了,便觉得遗憾,若当时不留难他们,便不致令一个只有七八岁的小孩断了一臂。

     于是赤炎龙便领了璇悟到潼关附近,收他为徒。当然他的父母亦愿意,自此赤炎龙便教璇悟以单手克敌制胜之武功,而赤炎龙之武功是龙腾枪法。

     涅后来也跟麟寻访名师(详见第一回)。而仰未能巧遇高人,只好潜心于读书中,望能高中。

                                                                                                        待续中——



来源:
阅读:5528
日期:2004-4-22

推荐 】 【 打印 】 【 字体: 】 
上一篇:办公室的仪事
下一篇:
  >>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0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帮助信息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长安图书馆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