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管理登陆
 
  长图信息中心原创

办公室的仪事
作者:咖啡

      岚刚到这里上班的第一天,桌子上没有计算机,这是她感到颇为恼火的一件事情。因为所有经理人员的办公桌上都有一台计算机,岚也是经理,她必须也要有。于是她写了一份《有关计算机与工作》的申请书,作为新工作的开始。

      下午的时候,办公室的贾主任跑来一个劲儿地向她道歉,做了一大堆解释,并承诺大约一个星期之内,以最快的速度来解决这件事情。在岚看来,一个星期实在太长;显然,她对这样的处理方式并不满意。但是,这么多年的人情世故交给她--"得饶人处且饶人",心里再不高兴,这会儿也不能板起脸来说出个"不行!"公司里的环境有些复杂,她一个初来乍到的新人,得罪人的事情还是少做为妙;要不,这以后的工作可怎样做下去呢?于是,"一切为了工作",是最好的托词了。

      岚的做人准则里,"气势"要求很重要。尤其在工作中,在一个新的环境中,事情可以缓缓地做,话可以慢慢地说,但这"气势"是绝对不可以丢的--更何况,这也是建立威信的一种方式。

      第二天,岚起了个大早。她在穿衣镜前已经折腾了大约一个小时了。最后,还是选中了最初的那件黑灰色长袖连衣长裙,外搭本色长马甲;尖尖的高跟鞋衬起她本就挺拔的身姿,让妩媚中多了几分高傲与"威仪"。今天的发型一丝不乱地盘在脑后,就连指甲油的颜色也换做了CD的208号。当她把那"本"手提电脑拎在手中,来回摆着POSE的时候,镜中的岚满意的笑了。

       拎手提电脑的漂亮女人,绝对是都市中令人欣赏、赞叹的风景。那个黑色的"小东西"就是"智能的代言"。一个集美丽与智能于一身的现代都市丽人,带着她那特有的高傲神情在你的身边匆匆走过,带走的绝不仅仅只是你的视线。更何况,这"小东西"本身就是一件"战利品"--是她众多"爱情礼物"中的一件罢了。

      此刻,岚拎着它,就想到了那个"傻瓜";那个在她看来一脸"农民象"的总经理,居然也有着上千万的资?--要不是那辆加长的"林肯"和那间颇有名气的计算机公司,以及她亲眼看见他坐在总经理的宝座上"指点江山"的威仪,和公司员工对他敬畏有佳的态度与神情,她简直就要把他同诈骗犯挂。

       唉,真是"人不可貌相";但"癞蛤蟆"总是想找"白天鹅"--不必太计较啦,身边多一个这样的陪衬,也不是件坏事;更何况他很懂得"投资",而每一件礼物又都是让我那样的喜欢。接纳它们,并把他的情感蹂躏、摧残,看着他的心慢慢变做"玻璃碎片",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但这是上天赋予"美女"的"权利",我想我有这样的资格。

      哈!哈!

      岚的脸上不由地显出些许得意,有时一个人走在路上想起这些事情,她总是觉得很陶醉、很过瘾。就像一个将军,在回顾他的战绩--永不厌倦。不觉间,她已走到了写字楼电梯间的入口,电梯很配合地开了门,她穿越那些久等的人群,第一个走进去,并接受着大家的注目礼;一切都是那样的自然,仿佛天生就是这样被安排好的。

       电梯间里狭小的空间被"赶时间"的人群挤得满满的。但岚的那块位置周围相对宽松许多。男士们是出于"怜香惜玉"的体贴,而女士们是怕和她"沾边"--谁能去和一朵牡丹争艳、玫瑰争娇?何必主动去做绿叶陪衬她人的容光。岚开始注意到她右边的一位男士把自己"毛了边"的公文包从身前挪到了身后,并忍不住地看着岚手中的"黑匣子",岚就迎着他的目光扫了一眼,那男士象个学生样的红了脸,电梯的门一开,他第一个钻了出去,也不管到没到地方。

       岚,的心里在嘲笑,但脸上仍保持着那份独有的矜持。她甚至不用去看,就知道此刻有多少钦羡、嫉妒的目光,被她释放出的这股气势"压"着,没有人敢直视;在偶尔的目光交汇时,他们也都慌乱地"躲闪"开去。

       岚知道,这是一种心理较量,她很早就开始玩这种游戏,她喜欢看到自己做出坚定的目光,体会"赢家"的感觉。这是培养自信心的一种很好的方式。但是许多人忽略"道具"的力量;比如,她今天手里的这只"IBM笔记本",那可不是一只"GUCCI"拎包能够代替的了的。"GUCCI"只能说明身份与品位;而"IBM"则显示着"气势"及与众不同。你看身边那只四十岁左右的"LOUIS VUITTON"就是很好的证明。她的装扮也可谓名贵、高雅,但此刻她的脸上写满了"不高兴",岚知道"LOUIS VUITTON"此刻一定十分后悔与自己同乘一架电梯,要不这个"老女人"为什么总是跟自己耳边的那缕整齐的头发过不去,用手摸来摸去的,还皱起了眉头。后来,她干脆别过脸去,不在看镜子了。

       "LOUIS YUITTON "尚且如此,"GUCCI"又能怎样?!现代的女人,应该有现代的装备--那些所谓的"经典",已经是"过时货",不再新鲜了!

       岚出了电梯间,她几乎能听到那个"老路易"在肚子里恨狠地骂了声"小骚货",终于出了那口被压制以久的怨气。但是,那有何妨?

       岚,带着胜利的微笑走进了办公室。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来,打开了那个黑色的"小本子","劈劈啪啪"的开始工作。她哪有什么计划要做,案子要打?但是,她必须故做姿态,让一双纤手在键盘上不停地做着"体操",这是必要的装模做样,是岚的"设计",是"威慑力"地延续。你只要听听现在的办公室里有多安静,就知道一切尽在掌控之中。她的这本"IBM",岂是那些蠢笨的台式"PC"机能够相比的!

       岚去洗手间的时候,她就能想象,一定有人迫不及待地去她的位子上打那"小东西"的主义;借机开始议论一番,这是她愿意看到的。她甚至幻想,这时可能有个年轻、英俊、事业有成的客户在她的位子上等她;并望着她保护屏上的白天鹅发呆,臆造着她的美丽。若此时她若无其事地走进去,双目对视中是否会擦出火花?

       最好的邂逅,是:"自己就坐在那张座位上"劈啪",姿态幽雅的就象一只白天鹅;而那个主顾正走进公司,凭着女人的直觉可以断定,他一定会一眼就看见自己。他径直走来,我装做不知;他站立在我的面前,我依旧埋头"耕耘",带着高傲与认真的神情。他轻轻地SAY:"HI!",我抬起头,礼貌地请他坐下,丝毫不去理会那张早已从液晶屏幕上滑落的浅蓝色名片,"那也是一种征服"。"

       岚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她的白日梦。

       午休的时候,有许多人来和她打招呼;还有人殷勤地?她打汤。岚,客气地应付着,这些都在她的想象当中。

        下班的时候,她轻点鼠标,合上了"笔记本",拎在手上;当她站起身往外走的时候,发觉不如早晨的那般轻松。工作了一个整天,是有些累了。

        次日的清晨,阳光依旧灿烂。岚在穿衣镜前,对自己的装束做最后的调整。因为今晚有个集会,所以她必须带好化妆品。显然,放在那个"笔记本"里是不合适的。所以,今天她必须多带一个包。

       穿著黑色、高弹、紧身、阔翻领连衣裙的漂亮女人,长发随风起舞。右手里的黑色"笔记本",和左肩上的大挎包,相互呼应着;再多加一副太阳眼镜,是"酷"到极致的现代女郎。

       可是,岚今天的感觉,远不如昨天轻松。她把那个"小本子"来来回回地在两只手间调换着,还要时常顾及从肩上滑落下来的挎包带子。现在,她的心情不怎样好。快到公司了,她把手里的"笔记本"放在广场的石阶上,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背好挎包,重新拿起那本"小本子"调整了情绪,向公司走去。

       "MORMING!岚小姐。"

       "岚经理早上好!"

       同事们和岚打着招呼。

       "你们好!"岚愉快地响应着,她暂时忘却了刚才的"痛苦"。因?大家开始对这台"笔记本"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在他们讨论手提电脑与现代办公的关系的时候,岚就被定义成为现代都市职业女性的典范;其实她心理最清楚不过的是:"我对于计算机的认知程度,只停留在打字阶段;甚至,没有上过网。它只不过是一件需要的佩饰罢了。哈!哈! "


        第三天的早上,岚躺在床上,她想:"若能再睡半小时,那一定很美。昨晚的派对,让她已经筋疲力尽,这会儿酒精的作用好象还没有完全解除,尚有余热发挥。哦,今天是星期五了吧?公司的便装日。终于可以和高跟鞋说:"BEY-BEY!",让自己的衣着恢复自由与轻松。牛仔裤和针织杉的搭配,实在令人激动!好,我要起床了!"

        岚喝完玻璃杯里的最后一口橙汁的时候,准备出门上班。这时,她看见了斜躺在对面沙发里的"笔记本";皱了皱眉。其实,这个"小东西"配上今天这样的一身休闲装束,自有一种现代雅皮度假的轻松与自由;亦或具有广告、服装设计师的个性与风范。但是,岚再也不想带上这个累赘的"佩饰"了。

       她一想起下了出租车,要爬过一座天桥、穿过一个广场,再走上200米才能到达办公大厦的电梯入口,顿时感觉两手发酸,两腿发软,昨晚醉酒的感觉又袭遍了全身;恨不能立时倒在床上,再睡上一觉。那段大约五分钟的路程,在她看来是那样的漫长:要不是为了那"幽雅的姿态"和所谓的"气势",有时,我真想把它肩扛、手抱,那个奢侈的装饰品,对我来讲──它太重了!"

       岚丢下了手提电脑,独自上班去了。

       没有手提电脑的"负累",岚觉得一路上十分轻松。可是,没有手提电脑的"陪衬",她觉得自己一下单薄了许多。"老路易"又象冤家样的与她同乘一架电梯,这次她身边还多了个"少根筋"的同伴,一直在"叽叽歪歪"地赞那只挎包的价值不菲;岚有些不耐烦地皱皱眉,一脸鄙夷之色,但"老路易"显然有种"得势"的快感,让岚很不愉快。在岚看来,这一切,是老家伙故意做给她看的。

       没有手提电脑的"陪衬",时间也过得很慢。由于贾主任还没有把她的计算机买来,她的那张桌子一下显得特别"寒酸"--空空的,连个遮挡物都没有。她无事可做,抽屉里连本书都没有。她感觉自己像是忘记了穿衣服,赤裸裸地被别人看来看去。

      办公室里今天有许多声音,一点儿也不安静,她似乎能够听到,有许多声音是关于她和她的"手提"。岚觉得很烦,就想出去走走;但是她想到若一走出去,就给那些人提供了戏谑她的大好空间,说不定,就在她刚出门的瞬间,身后就会发出一阵恶意的哄笑,她就怎样也不愿站起身,连上厕所都忍住了,在自己的座位上熬着。

      好容易熬到了中午。贾主任带来了计算机的消息:"岚经理,你的计算机下午就送到,今天就可以用了。"

      "啊,是吗?这太好了。要不我都没法工作。"岚在做一些强调。

      "是啊,计算机确实很重要。但是我们都觉得,象岚经理这样的人才,是很配拎着手提电脑来上班的。那样看上去,更具有现代职业女性的风范,更加像个经理。那个'包'一定比我们上班用的皮包贵多了。"贾主任笑着说。

       岚觉得这些话句句刺耳,简直到了不能忍受的地步。后来,她听说,贾主任是"老路易"的中学同桌,两人关系非比寻常,心里就更加气愤!以她的脾气,就算是示威,她也要天天拎着那"笔记本"上班;无奈,她实在是太重,自己真是力不从心。

       晚上回到家里,她看见那台躺在沙发里的"手提"安稳、惬意,一股无名的怒火就涌上心田。她来不及换鞋,径直地走向沙发,双手端起它,狠狠地砸在地板上:"让你这台蠢笨的家伙和那个'丑鬼'一同见鬼去吧!"岚,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由于用力过猛,她的手有些抽筋:"你这个笨蛋,你为什么这样重?!"她又踏上一只脚。

       岚,睡着了。第二天,她想起

       "欢乐派对"的游戏,就想起了那只躺在地上可怜的"手提"。令人愉快的是,除了黑色面盖上有一个残缺的高跟鞋印以外,它丝毫无损,岚觉得它的质量令人满意。从此,这个沉重的佩饰,就变成了岚的游艺工具,代替了游戏机的位置,让岚沉迷。

 



来源:
阅读:6721
日期:2004-4-22

推荐 】 【 打印 】 【 字体: 】 
上一篇:给你自然的美学
下一篇:靖龙的安史群雄
  >>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0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帮助信息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长安图书馆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