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管理登陆
 
  长图信息中心原创

蛇人的蜕变
作者:咖啡

脑子一旦自转,是不会自己停下来的。地球的转动速度是每分钟二十七点八公里,脑子自转的速度差不多也是那么快,像个旧式的投影机,转动间把近来遇到的各种尴尬倒霉事,一一投射在心幕上。一个人有了一间公司、一个计划、一迭账单、一个所谓生意伙伴,头脑就会被启动,进行自转。他的情况就是如此,至于会不会带来四季交替的意义,他想应该不会,因为在那明明灭灭之中,他看到的尽是一片白雪皑皑的冬景。怪就怪他太认真,别人做经理他也做经理,别人轻轻松松就把一大盘业务理得头头是道,他埋头苦干却还是作茧自缚。

江湖术士说他的名字中间有个“旋”字,二十五岁以后就转到这个运程,对天才倒是件好事,平凡人可往往承受不了这旋动飞跃的冲击。他的情况只可以用句常话来形容∶滚动的石子没有青苔,光溜溜的把身体上的东西全都转掉。

他忽然明白,何以有些经理不回家,而是从高楼上的办事处窗口跳下去。世间俗物可以把一个人逼疯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他未足二十六岁就尝到了将疯未疯的滋味,也许是种福气,煞住了将来使人变疯的魔头。掉点儿头发和变疯相比,算得了甚么?只是这旋转害得他很苦,有时觉得被卷进一道漩涡里,漩涡里是一条无底的隧道。

对面街一面广告牌子突然熄了灯,他也将桌上一台小型电视按熄,渴望经常发生的停电这个时候再发生一次,让整座建筑物一团漆黑。他便从抽屉里取出一根腊烛点亮,放在走廊上。学生、老师和职员便会随着微光沿着楼梯走下来,一直走到下面的街道上,在学院的大招牌下面散开。招牌上的字黑暗一片无人认得出,他们也瞧不见他脸上的痉孪和愁苦。

黑色的执行人员椅子可以让人换成半躺的姿势,他的生意伙伴不该给他买这类教人懒散的椅子。他讨厌他的生意伙伴,对这椅子却不怎么厌恨。这时,他整个身体的力量全压在它的靠背上,把它压成最低的位置。一面背脊使力,一面竭力煞住那旋转的轮盘。果然成功了,脑子里有一阵子空灵,于是他想到了蛇。

一想到蛇他的脑子就不再转了,并着迷地想着这没有脚的动物,被业务磨得呆板了的思想,意外地得到一个飞升的机会。并不是差点儿被它咬了,神经过敏起来,而是情感被这柔软的东西拨动,坠入一种地狱式的思绪里,教人难耐的像个扒不住的痕痒。

他认定那件事的发生不简单,寓意也很鲜明。他失败的痛苦已引起了几条蛇精的同情,采取一种人所不能理解的方式,给他捎来了橄榄枝。

像观音菩萨的柳枝,只那么轻轻一点,就有惊天动地的力量。灵感的力量是世俗的努力所不能匹比的,唯积了善的人得到它的扶助。但是必须用心留意,在它出现的一刹那,将它牢牢地抱住。

他时常在黑色大椅子上苦想,觉得自己一时糊涂,才会在合约上签了字,向一间信贷公司透支八万元贷款购买学院的用具,结果他的生意伙伴狂买了五万元的器具,剩下的三万元拿去装修店面。他的学院美得像个皇帝的行宫,但是学费收入远远低过当初的预算,不够摊还信贷公司和其它人的债务,每月的行政开销也捉襟见肘。他只好自掏腰包应付越来越不遵守礼貌原则的债主。但是他的存款并不多,他的生意伙伴是一个穷教员,只肯出力不肯出钱,最拿手的好戏是不停地搞促销。一波接一波的市场活动搞到他筋疲力尽,每周账目还是赤字连连。

有那么一天,清醒的时光一分一秒地煎熬着这位懒人椅上的勇士,他奋力摇晃却一步也前进不了。拿不到薪水的老师和杂役书记,拿着账单来讨债的商人,一个个走进他的办事处,然后待着不走。有几个放肆地恫言要搬这个搬那个,有些用委婉的语气哀求。他鼓起如簧之舌却辩不过他们,见朋友都成了仇人,心里暗中流血,脸上却露出绝不折衷的神态。那夜他不能安寝,迷迷糊糊中,忽见柔柔的一堆小蛇,出现在他家的门边,共有四尾,摆出一个六二二二的甫士。他的心动了一下,决定明天去一趟万能。

十九世纪的俄国人门得力夫在梦中看见整个的化学元素表,醒来把它写下来就成了一个重大的科学发现,梦可是比实验室还要真实。可他没有门得力夫的警觉,对梦境也少有体会,第二天起床就把它忘了,夜里明确的决定到了白天就兑变成纸篓里的一张废纸。依然让一苹虫紧紧咬住心房,依然被时光强奸。都怪这源源不绝的、上了瘾的忙,眼睛也很盲。

第二天,要不是有份报纸无意间丢在他的桌上,并让他看见了封面上的彩票号码,六二二二,那就甚么事也不会发生,甚么悔恨也不会产生。他也不会从椅子上跳起来,用自己的拳打自己的头。打了三下之后,变成爪子扯下一把头发。这个青蛇的故事也就没得写。他将为一个未竟的企业梦壮烈殉职,不会涉足这旁的艳事。

那天,他本可以露出悠闲的神态,让人觉得他原来是一名成功的商人,然后,慢条斯理地踱到对面的万能,掏出两张红纸买下那个甫士。这四两拨千斤的招数一出手,便有七百万元的奖金入袋。这一来,所有的债主又将成为他的好朋友了,他的天空又天天蓝天天亮了,再没有东西可以转他的头脑,他将出高薪请他的商业伙伴作他的马前卒,他必须每天给他作报告。

接下来好几天,他因为懊恼而不能工作,中午以后就不在办事处。某日,在一间马来档口慢慢呷一粒清凉的椰子水,忽然一个念头闯进来,觉得这同样的机会即然来了一次,必定有第二次第三次。也许,她们尚未走开,只是躲在一个他看不到、听不见、意想不到的角落,注视着他,看他有没有对那次的愚钝和疏忽后悔。如果有,那么这种自责自怜就更容易得到她们的同情。

他觉得他的伙伴用各种建议来戕害他,递夺他的时间和精力,他自己“荒谬”的方案比他们精心想出来的策略优胜百倍。他渐渐的不再那么伤心,因为他越来越相信,第一次只是提示,预告她的二度重临。这可能就在明天,来的应该还是这几条婀娜多姿的青蛇。

他认定这几条蛇是天使的化身,降临心力交瘁的心灵,给它一个止痛的触摸。这事只可偶得,不能强求,等待是必要的。蛇中也有善类,并不都如引诱夏娃的那尾恁地狡黠,尤其这种身体细小、无毒的青蛇。她们还有托梦的本领,据说“人心不足蛇吞象”那则故事里的蛇精就是这种蛇,为了助一个人当宰相竟肯把自己的两苹眼睛送掉。空气里其实洋溢着善蛇的信息,像阳光一样时时刻刻向人递送,只有心澄目洁的人看得见,可惜心澄目洁的人太少了。她们屡屡降临,却救不了多少人。

蛇激起了他的斗志,激励他时时刻刻和梦亲近。他的马来西亚制造的梦也出现在忙碌办公的大白天。合上眼,心幕上便出现一幕熟悉的景象。一点儿凄迷、一阵子缠绵、一种天外的浪漫。当痛苦四面八方向他包抄,他狡滑地遁入这私人重地,和几条蛇温存片刻,想着将到手的好运,就像吃了止痛药,一种受到垂爱的馀韵,在心湖里轻轻荡漾,又岂是那班市侩的债主所能体认个中滋味于万一?

他生命中的追求,算这次最为殷切,最认真。他的财产一天天送人,唯这个将来的梦,他要据有己有。

他知道他的心轻松不了,只有累极之际,处于一种半睡半醒的状态,才稍微趋近梦境。他有时故意把自己弄得非常虚弱,用手往脑门去拉扯。他的头发越来越容易脱落,轻轻一拉就有松松的一把留在掌上。办公室的桌子也总不能干净,他的头像棵落叶的枯树,随时落下一条条的枯发。那长发的地方也渐渐光滑得像个蛇头。

每天早上醒来,枕头上也有一堆头发。他把头发扫到地上,一面细细地回想夜里有没有梦,梦里有没有蛇,蛇有没有暗示一个石破天惊的秘密。落些头发是必要的,他说,这可引诱亲密的蛇友加快脚步赶来。

一个前途无量的青年,受到几条青蛇的青睐,变成一个追蛇的“夸父”,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当梦里久久不再出现惊奇,他渐渐为这寻梦的游戏感到疲倦的时候,偶而这样问自己。他又觉得,虽然跟夏娃的蛇不一样,但是有一点却是一样的,她们都是蛇,有爱引诱人、害人或助人的蛇性。而他和夏娃之间也有一点儿相似,彼此都是弱质可怜的人。

他变得沉默多了,对继续发生的亏损不大放在心上,也不再热衷于和人争吵。债主们以为他精神濒临分裂,反而不敢逼他过甚,他们怎么猜也猜不到他心里藏着一个这样新奇的盘算。他偶而和这些有一点儿交情又有些敌意的人谈玄说梦,又时常忽然住口,那是谈到蛇的时候。他认以为肆意地谈论蛇是对她们的冒犯。

他们见他时常去万能,问可以不可以公开他的真字,他总是讳莫如深,把票据塞进荷包里,神秘兮兮的说∶“有些事情是你们无法了解的。”

他像个等待兔子跑来撞树头的现代樵夫,等了三个月,也梦游了九十天,还没遇到梦中的兔子。似幻似真的图景他见了不少,却不知道该依循甚么方程式,拼凑出一个不偏不倚的真字。他胡乱捉了一些影像,成了万能的常客,每次翻开报纸又都是一场空,全无一点奇迹的感觉,证明蛇精并没有来,只觉被一群魔像着着实实地玩弄了一番。

某日早上,他发现公司的门上贴了法庭的封纸。他只在这门前站了一分钟,也没看到底是哪个债主贴的,亦不找他的生意伙伴商量,便折返家中。他没吃东西就躺在家中一张柔软的沙发上,天花板在头顶上旋转,学院的事情丢弃在封纸后面。闭上眼睛不久就看到了一条蛇,一条小指那么细的青鞭蛇,跟他一样饥饿,眼睛倦得睁不开,卷在一棵树的枝叶间。

她也许也在等一个梦,过了一会儿,果然就有了梦。见她忽然抬起头,把一苹叶子下面爬过来的壁虎一口咬住。壁虎却没那么容易就范,用力扭动身体,有几次差点儿挣出她无力的口,有一次她被扭翻了头,却还是死死咬住壁虎的肚子不放。张大的喉间露出一片白色的细鳞,尾巴将一根树枝紧紧缠住。要不是这样用劲,以弥补没有脚的缺点,她必定吃大亏。如果她从树上掉下来,那一阵晕眩将使她放掉口中的美食,让不怕摔的壁虎从口互骥走。

他没等她慢慢把壁虎吞下就悚然而醒,脸上一阵热,觉得这个梦的寓意也很鲜明。在天使缺席的地方,人脆弱得不如一条小小的青鞭蛇。

 



来源:
阅读:6590
日期:2004-1-16

推荐 】 【 打印 】 【 字体: 】 
上一篇:神物
下一篇:偶然遇见她
  >>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0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帮助信息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长安图书馆 Powered by